信仰行動
黎巴嫩的難民

黎巴嫩的難民

全球宣教是在實地工作的



  我還小的時候在黎巴嫩的貝魯特生活了幾年。在接下來的35年裡我一直沒有機會再回去──即或一次探訪也沒有。但是當我最近去參加一次在黎巴嫩舉辦的全球宣教大會時,看到了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在這個飽受戰爭拖累的地區重新開始的那些工作時, 一切都改變了。

  貝魯特在多方面變得更好。被燒毀的車輛、佈滿彈孔的建築物,以及迫擊炮留下的破洞都消失了,窗口上重新找到真正的玻璃,且沒有沙袋囤積在前方。安靜的夜晚代替了過去入睡時機關槍的轟鳴聲與火箭炮的爆炸聲。我迷迷糊糊的聽到標準交通的聲音和建設的聲音。消極的方面則是,復臨教會在黎巴嫩和中東的工作總體上仍難以恢復。在戰爭期間大多數的復臨信徒輾轉到了世界上其他的地方,只有屈指可數的一小群人在戰後繼續著工作。

危機

  除了敘利亞目前的戰爭之外,與敘利亞接壤的黎巴嫩正在處理著難民危機。這裏沒有進行人口普查很多年了,但可以合理地推測,最近一段時間,難民人數可能使貝魯特人口加倍甚至三倍。雖然這對那些失去家園、被迫逃命的受害者來說無疑是一場危機,但是對於復臨信徒來說,這也是向那些生活在一個完全拒絕福音消息的國家裡的人們表達上帝之愛的機會。我們的時間是有限的,在此期間我們要盡可能多的去接觸人群,這樣他們就可以在敘利亞戰爭結束時把這個好消息帶回家。



  在黎巴嫩有少數人在利用這個機會。當我到達貝魯特時,一輛的士(計程車)把我送到中東大學的校園。我走進行政大樓時,正好有幾十個面帶微笑的難民家庭魚貫而出。我走進小禮堂,看看發生了什麼事。幾分鐘後,一群當地的復臨信徒和其他國家的宣教士為了第一次為難民所舉辦的研討會上的報告而聚集在一起,。

  這次研討會是由宣教士和全球宣教先鋒組織的,他們在與難民一同工作的時候,發現很多人由於自己所處的危機而面臨著嚴重的憂鬱症,因此他們決定就這個問題舉辦一次研討會。他們不知道這些難民會否接受他們的邀請。令他們意外的是,很多人一家都來了,而且都願意分享他們所面臨的掙扎。由於我錯過了這次研討會,所以只能以聽這些宣教士興奮的講述聖靈如何的帶領而滿足。

現在正在發生什麼?

  除了與難民家庭一對一的工作之外,一些復臨信徒還在貝魯特市波爾哈穆德區的復臨教會學習中心發揮著影響。這個城市的影響力中心是一所為難民兒童提供免費英語和阿拉伯語課程的學校。

  我參觀了這所中心,它坐落在一個公寓的頂層,這裡為孩子們提供英語的課程。

  在敬拜結束後,樓梯道裡充斥著孩子們興奮地分奔著上樓去上課的聲音。他們直接奔向了樓頂而不是他們的教室。老師們站在樓頂入口處,鼓掌歡迎著孩子們跑向他們在室外雨篷下各自的位置上。當孩子們按著各自的年級排成一列後,他們合唱著那首振奮人心的“神真美好”。禱告後,他們則解散去向各自的教室。他們知道他們能夠在一個真正的學校裡學習是多麼的幸運。還有很多的人在排隊等待著登記入學,因為這裡現有的設施只能夠容下80個學生。

  因為這些孩子們並不是來自於基督教背景的家庭,所以我詢問學校在教育復臨信仰時是否會有困難?一位老師向我解釋道,“我們所教的內容都是完全開放的。如果有人不喜歡的話,他們可以不來的,有很多人在排隊等待著填補這些空缺。”所有的課程都是以聖經為基礎的;比方說,在教一年級的學生數數時……從1數到7……-他們會使用創世的故事。

  在難民中,普遍認為能夠接受英語的教育是一份偉大的禮物,因為英語知識被認為是走向更好生活的關鍵。同時,因為很多家庭是完全的文盲,學校也教孩子們用他們的母語阿拉伯語閱讀和寫作,這樣大大提高了他們在家中的生活水準。

需要更多的援助

  復臨教會學習中心的專案取得了成功,這得益於如亞曆克西斯.赫德-謝爾這樣具有獻身精神之人的領導,他一手建立了這項工作,並且繼續管理著這個專案的日常運作。他們在其他地方也有擴建計畫,但這第一所學校必須自己處理搬遷的問題。這所學校的校舍計畫在大約一年內拆除,為新的建築騰出空間。貝魯特不是一個便宜的城市,赫德-謝爾估計,僅僅搬遷就要花費近10萬美元,而這是他們在獲得資金支持之前無法做到的。“我不太擔心,”赫德-希爾斯說,“上帝將會提供,正如祂一直以來所提供的那樣。”

  儘管資金一直以來都是一個挑戰,但對於學校和其他在中東及北非聯合會的其他項目來說,最大的問題是他們缺少願意提供幫助的人。在世界中的這些地方機會是無限的,但是勇於抓住這些機會的人很少。那裡急切的需要具有獻身精神且精通英語而且也準備執教的復臨信徒,或者是那些有能力學習阿拉伯語並且樂意在難民中工作,並且到這眾多的群體中去開展家庭教會的人們。

若想要了解更多關於全球宣教的事情,請訪問網址:www.adventistmission.org/global-mission

傑夫.思科金斯是全球宣教辦公室的策劃幹事,該辦公室設於美國馬里蘭州銀泉的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全球總會中。